即时新闻:
监管
监管在线  >  监所文化  >  图文关注  >  图片 > 正文

可怕的“斯坦福监狱”

2013年10月31日 09:40    来源:深圳新闻网   作者:岑嵘   


  小说《朗读者》讲述的是德国少年米夏和中年女子汉娜的一段恋情。汉娜是个普通的电车售票员,然而她还有一个身份,她曾经担任过纳粹的集中营看守。因为这段经历,加上她想保守自己是个文盲的秘密,汉娜最终被判终身监禁。

  汉娜本质上是个善良的人,然而事实上她却越过善的界限,成为了纳粹的工具。在纳粹德国远不止一个“汉娜”,德国《明镜》周刊给出的数字是“至少900万”。这样一大批“沉默的德国人”客观上成了纳粹的帮凶。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也曾是一名纳粹时期的“沉默的普通人”。 17岁的格拉斯主动报名参军,没有机会进入潜艇部队,却阴差阳错地被编入党卫军,成了一名坦克兵,为这个世界贡献的不是文字,而是炮弹。

  《朗读者》后来被拍成了电影《生死朗读》,导演史蒂芬·戴德利说:并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就注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更多的人会像汉娜这样,不自觉地参与到一个罪恶当中,并且自己也最终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也是受害者。

  普通人为何会参与到罪恶之中,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在他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中回答了这个问题。

  1971年津巴多等人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大楼的地下室拼凑出一所“监狱”,办公室改建成“牢房”。津巴多随机指派了一群大学生志愿者充当“警卫”和“犯人”。按照原计划,这个实验要延续两周,可是到了第六天,津巴多就吓坏了,他不得不中止了它。因为那些聪明、健康、道德,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要么变成了残忍的“警卫”,要么变成受惊过度的“犯人”。 津巴多的女友亲眼见到那些“犯人”深夜如厕时遭到“警卫”的虐打。津巴多从这个实验得出的结论是,环境的变化可以令平凡的好人做出极端邪恶的事情。

  埃默里大学神经科学家格雷戈里·伯恩斯发现,当个人违背了集体意见时,他的右尾状核(与负面情绪相关)就会活跃起来,换言之,跟大家唱反调属于一种情绪创伤体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大多数人不喜欢违背社会群体的规范。因此,在邪恶的体制下,人人都开始邪恶;在疯狂的环境中,人人都开始疯狂。

  罪恶大多发生在隐秘的地方,比如斯坦福大学的地下室,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舍默给出的建议是,对抗恶的第一要务,就是透明,对制度的方方面面加以不懈监督。好的政府或者企业一定是透明的,比如谷歌公司的大门和玻璃墙都是透明的,这也是该公司的基调,透明度正是建立信任的基础。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中写道:“要是坏事全是阴险的恶人干出来的,那只需要把他们从人群中分离开来消灭掉就好了。可善恶之线贯穿着所有人的心。有谁愿意消灭自己的一半心呢?”别忘了,即便是斯坦福大学受过良好教育文质彬彬的大学生,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也会变成恶魔。

   
精彩推荐: 

  【禁毒】 美姐妹吸食廉价毒品身体遭骇人腐蚀  ★女律师遭男友逼吸毒施暴致幻成性奴

  【监管】 哥伦比亚举办“监狱小姐”选美大赛  ★秦城监狱:省部级贪官们的最后特权

  【边防】 中国最美女教官:教官比学生还清纯  ★边防兵遭女毒贩色诱:放过我我就属于你

  【外警】 疯狂女子为怪癖男友找50余名性伴侣  ★麦当娜自爆遭强奸 曾被两男子性虐

  【出入境日本最美议员改行做艺人拍摄大尺度  ★赴日游回暖 日欢呼钓鱼岛纷争淡化

  
更多精彩内容,友情互动请关注:中国禁毒网官方微博 出入境频道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