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监管
监管在线  >  监管之星 > 正文

胡延桥:浪子心中的胡爸爸 六亲不认的犟弟弟

2013年06月07日 14:17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罗君临 周应涛 田祯福   

  5月20日清晨,在湖北孝感北高铁火车站长长的站台上,一个40多岁,身体虚弱的男人在众人的搀扶下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由于脑肿瘤面积持续扩大,大悟县看守所民警胡延桥的左脚已经动弹不得,需要立即去北京接受治疗。

  “延桥,到北京要安心接受治疗啊!”大悟县公安局政委曾琼英眼中噙着泪对胡延桥说道。“我都没有把自己当病人,大家也不要把我当成病人嘛。看守所需要我,等我手术回来,还要继续和大家并肩作战呢。”胡延桥微笑着对前来送行的领导和同事说。

  业务精通的“老班长”

  不干则已,干就要干得漂亮些。2004年7月,刚被组织安排到大悟县看守所工作的胡延桥暗下决心。

  由于之前从事的警种不同,如何熟练调试、操作报警监控设备,如何根据在押人员的性格、案件的不同类型进行调号,对于曾经干过刑侦、经侦的胡延桥来说,无疑都是全新的。那段时间里,胡延桥吃住都在单位,不会电脑打字,就一个一个字地摸索;不会调试设备,就对照说明书一个键一个键地操作。为了尽快熟悉监管工作,胡延桥挨个儿和在押人员谈心,了解对方的性格特点、爱好、犯罪性质、社会经历、家庭状况和作案动机等基本情况,回到办公室后反复斟酌。

  休息时,胡延桥还和同事李子宏探索总结出了“新进对象想案子、暴力犯罪摆架子、黑恶势力拉圈子、未成年人耍性子、老弱病残装孙子、交通肇事愁票子、经济犯罪要面子、已决罪犯混日子”的关押对象的“八个心理”,为全市乃至全省深挖犯罪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数十年如一日的刻苦钻研,胡延桥成了大悟县看守所抓业务工作的一把好手。如今,他负责着整个看守所的业务工作,同事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班长”。

  浪子心中的“胡爸爸”

  “犯人也是人,他们只是在前进的路上被石头磕绊了一下,只有给予他们充分的关怀,才能保证监所和谐。”大悟县看守所监管任务繁重,但9年来,胡延桥始终坚持“尊重人格、以情感人、和谐监管”的原则。

  2012年7月中旬,刘某因贩卖毒品一审被判处死刑,刚进看守所时,刘某的情绪极不稳定,哭闹不停,不服管教。胡延桥从谈心入手,在生活上关心刘某,为刘某买水果、牛奶等营养品,还将自己的饭菜与刘某分享,让刘某深受感动。二审后,刘某的判决结果依然是死刑,刘某不吃不喝开始绝食。胡延桥依旧不放弃,最终,刘某哭了:“胡大哥,您把我这样十恶不赦的死刑犯当亲人看,照顾我,陪我谈心,我这辈子可能出不去了,您的恩情我来世一定报答。”从此,刘某不再闹事,安心接受改造,还主动担当起“监狱调解员”的角色。

  14岁的未成年在押人员陈某,因偷盗案进入看守所后,逆反心理严重,多次违反监规。胡延桥就自己掏腰包为他买来生活用品,苦口婆心地找他谈心:“我也是当爸爸的人,你的年龄比我女儿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浪子回头金不换,只要知错能改,出去以后还是能有所作为的,以后有什么麻烦和烦心事就告诉我,我来帮助你。”

  “从小父母就不管我,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胡所长,我以后一定好好改造,出去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陈某不但主动交代了违法事实,还为破获一起贩毒案提供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