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监管
监管在线  >  监管风采  >  本期推荐 > 正文

湖南男子入狱5年改判无罪 公安局将严查刑讯逼供

2014年07月16日 14:34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怀若谷   

  

  时隔5年再见姨父,两人相对无言。京华时报记者怀若谷摄

  湖南娄底男子欧阳佳5年前被指持刀抢劫,法院先后两次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6个月、8年。今年7月14日,法院又宣判其无罪(本报曾连续报道)。昨天,欧阳佳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感叹自己被关押的这5年中,身边的亲人都老去了,一切再也无法回到5年前。

  娄底市公安局表示,该局已组织纪委、督查、法制等部门对有关情况进行调查,一旦发现此案的办案民警有刑讯逼供等类似违法违纪行为,将严格依法追责。

  ■回放

  入狱5年改无罪

  5年前的7月13日晚,娄底市娄星区乐坪派出所民警来到欧阳佳家中,找其哥哥欧阳望调查一起抢劫案,发现欧阳望在外地打工后,将时年19岁的欧阳佳带走调查。欧阳佳称,他在派出所时遭到办案人员殴打,且指认他参与作案的人在第一次辨认他时称不认识他,此次辨认未做笔录。他始终称未参与此案,且不认识指认他的同案人员。

  即使如此,他仍先后被娄底市娄星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8年,因此案存在多个疑点、多项证据相互矛盾且无法合理排除,娄底市中院于今年7月14日宣判其无罪。

  ■追访

  将严查刑讯逼供

  昨天中午,京华时报记者致电此案办案民警曾小红,希望采访警方当时是如何判断嫌疑人,以及是否存在刑讯逼供行为,但记者表明身份及采访意图后,对方挂断电话,至发稿时未回复采访短信。

  娄底市公安局回复记者称,该局非常重视此事,已组织纪委、督查、法制等部门对有关情况进行认真调查,目前正在调查中,一旦发现此案的办案民警有刑讯逼供等类似违法违纪行为,将严格依法追责,相关情况将及时向外界通报。

  随后,记者又联系娄星区法院、区检察院,但对方均未接受采访,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亦未接受采访。

  同案人员将申诉

  记者此前采访时联系另外4名同案人员,这4人中,有2人时年未满14周岁免予刑罚,另2名当时年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阿丁(化名)、阿山(化名),均被另案处理,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昨天,阿丁与阿山均对京华时报记者表示,他们将向法院提起申诉。

  阿丁与阿山称,自己并未参与此案,也不认识欧阳佳,但仍被法院判刑,这给他们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那时候是不懂事,但现在都这么大了,什么都不怕了”,阿山说,自己本来就不认识欧阳佳,毕竟欧阳佳什么都没做过,“我对自己当时的做法挺内疚的”。

  ■对话

  “心情不好就捶墙,以此发泄冤屈”

  刚进派出所屡被打

  京华时报:你现在会不会去找那些指认你作案的人,问他们为什么要指认你?你恨他们吗?

  欧阳佳:不会,也没有见他们的必要了,本来就不认识他们,我也知道他们是在警方的要求下才这样说的,也不能全怪他们。

  京华时报:2009年7月2日晚,你在哪里?做什么?被警方带走后又发生了什么?

  欧阳佳:那天晚上我就在大姨家睡觉,哪里都没去。被带到派出所时,被办案的人打了好几次。被送到看守所后就没再被打。

  京华时报:你在看守所每天都做什么?

  欧阳佳:前两年过得不怎么好,后来同监室的人、看守所的人知道我这个案子的情况后,都蛮照顾我的。我每天做运动,做80个俯卧撑、150个仰卧起坐,练劈叉,心情不好就捶墙,发泄自己的冤屈,手上都出了茧子。

  媒体介入后很纠结

  京华时报:你对中院在今年2月底的开庭有什么看法?

  欧阳佳:我觉得中院相信我这个案子是冤枉的,审判长的态度也很好,讲话的语气明显和区法院不一样。这次开庭之后,一直到7月7日早上,我在监室里面坐着,管教喊我的名字,并且告诉我说我的案子已经上新闻了,我连着好几天没讲话。

  京华时报:为什么几天没讲话?

  欧阳佳:因为我既盼

  望判决赶快下来,无罪获释,但又担心中院承受不了媒体的压力而维持原判,就想让判决慢点下来,那几天的心情一直很纠结。

  京华时报:这次中院无罪宣判前,你做了什么?

  欧阳佳:7月14号早上点完名后,突然有人开监室门喊我的名字,法警说是中院开庭。在车上,法警跟我说:欧阳佳,你不要给我们添麻烦,我们也不会给你添麻烦。

  我觉得结果不好猜测,心里很矛盾。

  曾丧失信心欲自杀

  京华时报:你丧失过信心吗?

  欧阳佳:刚开始我寄希望于法院,认为他们会公正判决,但第一次开庭时法官的语气和提审我的人差不多,让我交代犯罪事实,但我没做怎么交代?我就觉得希望不大了,但毕竟自己没作案,就上诉了。娄底中院的法官语气很好,让我有什么说什么,我又有了希望。发回重审后,我想如果有人重新查我的案子,肯定就能翻案,但没有换办案人员,我又丧失了信心。最后试图自杀。

  京华时报:如何试图自杀?

  欧阳佳:刚开始想上吊自杀,但监室的人比较多,一直找不到机会。后来我藏了一个打火机上的小铁皮罩,在厕所的水泥地上磨了十几分钟,觉得比较锋利了,就在手指上试了一下,流血了,准备继续割腕时,被同监室的人发现了,他们按响了警报。

  之后,看守所所长、教导员轮番找我谈话,结果开庭后,我又收到了判我8年的判决书。

  5年后家人已老去

  京华时报:听法官宣读判决书时,你心情如何?

  欧阳佳:我心里很紧张,心跳很快,非常担心维持原判。但当法官读完“上诉人欧阳佳无罪”后,我哭了,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以后再也不用想案子的事了。

  京华时报:14日下午到家后,亲戚、邻居给你举行了仪式去晦气。

  欧阳佳:对,当时有将近一百人都在我家门口等着我,我很感谢他们这么关心我,感谢我家人支持我、不放弃我。

  京华时报:你看到你姨父后哭了,一直没说话。

  欧阳佳:我觉得家人好像一下子老了这么多,再也无法回到5年前了。

  京华时报:19岁到24岁,这5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你却是在看守所含冤度过。

  欧阳佳:这件事主要的责任还是在办案人员,如果可以的话,让办案人员的子女也去坐5年、10年的冤狱,看他们是否能感受到我和家人这么多年来的痛苦。


责任编辑:王首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