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监管
监管在线  >  监管风采  >  本期推荐 > 正文

锦旗背后的故事之八

救人救心

2013年05月02日 15:07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徐萌   

  【说明】本文是以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女性被监管人员王某为第一人称,以其真实经历为基础,创作而成的纪实文学作品。王某于2011年5月因涉嫌巨额诈骗被依法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文中涉案人员皆为化名。

  躺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监室里,身边的人都已进入梦乡,透过窗户望出去,能看到外面铺了一地的皎洁月光。脑海里似乎有一段旋律在反复弹唱,待要细细回味,却又总也想不起。

  我今年32岁,20年前我比现在矮,比现在胖,精神也比现在好,在大连老家的小院子里,能一刻不停的跑大半天。后来爸爸妈妈离婚了,我和妈妈在一起生活。一瞬间,别人都有的,我却不再拥有。到现在依然记得,班里的同学收到父母送的生日礼物时,那一脸幸福的样子,而我却只能远远望着那个价值6000块的名牌背包,默算它等于妈妈几个月的收入。

  那种被遗忘、被忽略的感觉刻骨铭心,从此,钱就是我一切的追求。我拼命的向爸爸妈妈要钱,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大学一毕业,就迫不及待的嫁了个有钱人。也许到这里,是命运给了我一次失去完整家庭的补偿。可进入了有钱人的圈子,我逐渐发现老实厚道的丈夫只是被大家调侃打趣的对象,我满心期待的那种被人仰慕、重视的感觉又一次失落。

  2008年,在和丈夫大吵一架后,我一个人跑到北京,原本还算平静的生活,忽然变了味儿。凭借丈夫的钱和自己的卖弄,我很快就成了许多人眼中神秘而背景雄厚的富婆。我陶醉在外界越来越夸张的猜测中,为了延续这种感觉,我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大,出手也越来越阔绰。那年年底,我找到一个情人,我曾以为他就是我的“真爱”,从名牌手表到上百万的豪车,眼睛都不眨就买给他。而面对丈夫的怀疑,我又心虚又着急,开始不停盘算怎么能靠自己赚到钱。

  第一次行骗的时候,我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就骗来一百多万,过程顺利的让我责怪自己以前怎么那么笨。接下来的两年里,同样的一套说辞,稀里糊涂就弄来了几千万。我越发觉得,这个社会没钱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我根本就不屑和那些辛苦挣工资的小白领、小员工讲话,他们所谓的幸福无非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自我“欺骗”。

  2011年,仿佛一个高速运转的陀螺忽然被人打落。越来越多的受骗者寻上门来,催我还债,我想尽办法东拼西凑也无法填平。在这紧迫的困境中,我生下了自己与情人的儿子。儿子的出生并没有给我带来快乐,一张“脑瘫”患儿的诊断书,让儿子和我步入绝境。面对我可能将要面临的逃亡生涯,我抱着重病的儿子在情人家的楼下整整跪了一夜,祈求他能再见我一面,承担起养育儿子的责任。

  早春的寒夜里,我跪到全身冰冷,双腿麻木,可这最后的愿望终究也落空了。永远不能忘记那一夜,我心底涌起了对所有人的绝望与仇恨。

  最艰难的时候,妈妈收留了我。她流着泪听我讲完一切,拼命摇晃着我说:“亮亮,咱们去自首吧,你逃不掉的。”我几乎麻木的跟着妈妈来到公安局,随后就进入了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迎接我的是狭小的空间与清冷的月光。



责任编辑:朱丽晨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