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监管
监管在线  >  热点资讯 > 正文

12岁少女遭老师强暴控诉无门 无奈生下孩子为证

2013年07月17日 11:19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辛闻   

12岁女孩思思(化名)和她刚满月的女儿。
12岁女孩思思(化名)和她刚满月的女儿。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 外婆王小英抱着两个月大的外孙女坐在一张堆满各种“证据”的桌前。

  然而,根据律师的解读,这些事后由公安机关出具的一系列办案文件对于强奸案的立案几乎没有太大帮助,最重要的“证据”其实是思思的内衣裤、旁观证人等,而这些,李家几乎都无法找到。

  为什么非要生下孩子?

  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的偏远小镇梅溪镇城墙村李家。户主李春生的女儿李思思(化名),一个刚满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顶着剖腹产后严重下垂的圆肚皮,含胸低头,光着脚丫在泥地上走来走去。襁褓中,是思思生下的女婴李小宝(化名),从一出生,这个孩子就身负重任——做一件能够指证自己父亲的“证据”。

  半年多前,在医院得知女儿已经怀孕近6个月,李春生当场懵了!

  根据思思的表述,“有三个人是学校老师,一个人是邻村的老头。汤姓老师是第一个对她“下黑手”的。在2012年6月到7月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思思说汤某先后和她“有过十多次”。此外,思思说,还有另两名老师也强奸过她,一个是她也叫不出名字的“胖子老师”,另一个是老师唐某,此二人对思思的性侵均发生在2012年9月,“作案”地点分别在教室和办公室里。

  另有一名74岁、外号“柏和尚”的五保户老人唐冬云。据思思说,这名老人也曾在2012年对她有过性侵。后经警方审讯,唐冬云交代了自2012年8月以来先后强奸受害人十余次、并每次给5元至10元的犯罪事实。

  事情发展到这里,本可以了结此案。

  然而,一份令人匪夷所思的DNA鉴定报告使得李家人打消了“息事宁人”的念头,他们决定让12岁的女儿生下孩子,维权到底。鉴定结果显示,思思的羊水和74岁唐冬云的血样在共有的STR基因座的分型符合孟德尔定律。即孩子的父亲是唐冬云。

  这次鉴定,并未包括思思所指认的汤老师、唐老师和“胖子老师”三名教师,而学校总务主任陈老师血样的出现令李家人感到尤其匪夷所思。“根本就没有指证过这个陈老师,他去做什么?”

  警方也在得出的“鉴定意见”中称,“3名嫌疑老师的DNA与羊水的DNA进行比对后,均不符”。

  听说这份“警方通报”后,李春生称,唐冬云与李家本身就有血亲关系(唐冬云是李春生母亲堂兄的儿子),而3名嫌疑老师又未参加鉴定,两个因素叠加,他决定不在DNA鉴定报告上签字,“不仅不签字,我还要让女儿把娃娃生下来,再重新做鉴定”。

  “李家人快被证据逼疯了”

  半年多时间维权下来,农民李春生开始渐渐懂得啥叫“保留证据”。他的一个文件包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纸质资料,不识字的他,从此再也不敢在不仔细看清内容的情况下,随便在纸条上签字。

  襁褓中的外孙女,如今,是他确信的“铁证”。家里所有的存款、还有向亲友借来的钱,现在都被用来养这个孩子。

  在这个孩子出生以前,李家人用各种办法与政府相关部门交涉,他们找到的最大的领导是县教育局的一名刘姓局长。

  “我说关于那3个老师,要给我一个交代。”然而,县教育局却老是劝他私了,并且还答复称,“你去法院告吧”。

  听到这句话,李春生的心彻底凉了,“所有人都看死我们拿不出证据,告了也白告”。

  孩子出生后,一个叫曹白(化名)的、“有文化的”热心人告诉他们,这事儿得“上网”。

  曹白是祁东县的一名公务员,与李家人无亲无故,两个月前,他在祁东的医院认识了李思思和她的家人,主动帮忙给他们撰写文案、联络媒体、搜集证据。“我算是个热心人,当时医院的病友全都看不下去了,都心疼那女孩。”曹白说,“李家人都快被‘证据’逼疯了。太可悲了,一个被强奸的小女孩,要给自己维权,就卡在‘证据’这里,她非得靠生下孩子才能找到证据吗?”

  无证据证明犯罪事实不予立案

  曹白先后以李春生、王小英、李思思一家人的名义,给中共湖南省委、省政府、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政法委、永州市市委、市政府去信,说明情况、请求帮助,“这家人连上访都不会,我必须帮他们一把”。

  为女儿维权,伤透了李春生的心。他求助的第一个对象是孩子就读的梅溪中心小学校长付某。“他当时说尽量给我把那3个老师找出来。”一开始,思思说不清老师的具体姓名,只能说清楚老师的办公室、姓氏及其所教的课程和班级,李春生找到校长,请他帮忙揪出那3个老师。

  但3天后,校长付某却称,“找不出那3个老师,你要告就去告吧”。同时,还建议他“私了”。

  据李春生回忆,梅溪镇镇长专门为思思的事开过一个协调会,镇领导在会上拿出一份协议,要求他签字,“让我女儿打胎,一切费用镇上出。镇上给我们家吃三个低保,解决家里困难,每年镇领导再来我家慰问一次”。

  这样的协议令李春生愈发不解,“为什么那么想让我女儿把孩子打掉?”他没有签字。

  在通过各种“正常渠道”维权无果后,热心人曹白把李家的故事搬上了网络。各路记者蜂拥来到梅溪镇城墙村李家,“我相信法律,但现在没办法。来了那么多记者,解决问题有希望了”。

  据悉,“举证”是此案最大的难点。然而,记者在采访中最新获悉,祁阳县公安局在7月2日,女婴满两个月之际,给李家人送来一张“不予立案通知”——“李思思控诉梅溪中心小学汤某等3名老师强奸案,我局经审查认为无证据证明犯罪事实存在,不予立案。”

  精彩推荐: 

  【政工四川遂宁一派出所长因网友举报被停职    陕西延川一派出所副所长抗洪抢险中牺牲

  
监管僵尸法让受虐儿童变更监护人无望           艾滋监狱:法警戴头盔处决艾滋病罪犯

  博物馆平反“苏飞冤案”:屡遭康生陷害           亲历者讲述:骇人听闻的“沙甸惨案”

  生活地铁活春宫:女子当众为男子“吹箫”    王菲慰问谢霆锋左眼:都不忍心提醒你

  大要案女子猥亵4岁男童将其下体亲红肿         浙江一寂寞少妇玩漂流瓶被骗50万

  【军事揭秘:拉登死前正与最年轻妻子同床        大陆新娘想让台湾将军跪毛主席


责任编辑:朱丽晨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